• 权创知识产权提供商标免费查询、商标注册,商标注册申请等服务,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我的位置:

采用许可证贸易模式进入国 外而通过获得专利寻

作者:「权创」

发表于:Jul 31, 2019

浏览:

    口企业只有在它的工业产权在目标国家能获得法律保护时,
才能采取许可证贸易
    进入国外目标市场不幸的是,在本国注册登记的专利、商标、
服务标记和贸易信誉都不能提供在国外的保护。也没有任何单个
的国际权威机构能授予全球范围的工业产权,有些在个别国家获
得的权利只适用于这些国家。国家与国家之间对工业产权的要求
面对许多法律难题,从而使每个企业都受到有力地忠告,要充分
依靠法律咨询以获得建议帮助。
    专利是政府发布的公开文件,授予专利所有者在规定的期限
内对专利所描述的发明拥有制造、使用、销售等排它性的权利。它
不能假定企业在本国发表的专利也将以包括相同发明的专利在国
外发表。事实上,在有些实例中,专利的实用性可能下降,因为
通过本国政府以往发表的专利,发明创造己经成了“公众的知
识”。
    此外,世界各国的专利制度千差万别,表现在有关‘新奇’夕的
标准、专利的持续时间(从5年至20年的系列天成为专利的可
能性(有些国家只允许加工工艺专利或对某种类型产品的独有专
利,如药品)、可更新性、“实用’夕要求(有些国家要求专利只能
在特定时间用于商业或被作废)、税制及许多其它方面。
    尽管多国的专利保护要求多国的专利申请,国际性的协议仍
促进了专利登记。在保护工业产权的国际协定(巴黎联盟)中,一
个成员国企业登记的原版专利在其它成员国随之登记的专利中享
有为期一年的“优先权人”大约90%的国家,包括所有的工业国
和欧洲的除阿尔巴尼亚之外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参加了这个协定。
这个协定明确地告诉那些想获得国外专利权的企业:它必须在获
得本国专利之后一年内申请这种专利。不这样做就意味着永远失
去在其它国家的专利权。企业必须决定一年之内在什么地方需要
专利保护,即使它不能确定这种保护的商业价值。近年来,由于
两项新的条约使国际专利保护这条荆棘丛生的道路稍稍见到了光
明。但是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至今仍置身于任何国际协议之外。
    获得、保持和实施专利过程的法律复杂性使企业拥有国际专
利战略的问题变得十分紧迫。在此仅仅考虑与获得专利有关的必
须回答的两个问题。
    企业对于可取得专利权的知识是应该作为商业秘密来保持还
是去寻求国际专利保护?专利使商业秘密成为公开的知识以换取
所有者独家使用的法定保护权。但是,专利所有者只在持有有效
的专利权的国家才有排它的权利。在所有其它国家,他的发明己
经公开而不再是商业秘密了(当专利被本国政府发表时,其副本
按惯例要寄给国外的专利部门)>o在给定的有关专利的获得、保持
和实施都不确定的情况下,企业将会决定,以商业秘密形式控制
其知识的使用权比起以专利形式控制它更为有效。另一个考虑是
获得专利权的成本太高,在有的国家高达5000。美元。
    举例说,这是从明尼苏达(Minnesota)矿业和制造公司不能
支付继续保持在美国专利权的费用开始的。这项专利是关于被家
庭妇女们用来擦洗锅盘的塑料清洗片。考虑到3M公司的专利目
前己经无效和作废,一些英国公司即邦德那(13ondina)股份有限
公司开始生产同类的清洗片。为此3M公司控告邦德那侵权。其主
要的问题是这种产品是“真正的发明”的硕果呢?还只不过是不
配作为专利保护技术的“明显的进步”。最后,3M公司恢复了它
的专利,但这是在它失去清洗片主要的市场份额之后。
    从另一方面看,商业秘密只有在企业能保持机密时才可行。如
果商业秘密能光明正大地被对方复制,那么要求专利保护是可取
的。进而言之,海外技术专利常常要求拥有更高的特许权,因为
持有许可证者也能从专利中获利,有时对没有专利的产品根本不
可能发放许可证。总之,面对如此多种权衡,在商业秘密和专利
之间进行选择对许多企业来讲都是一件困难的事。
    如果企业决定靠求专利保护,它应该去哪儿寻求这种保护权?
换句话说,哪个国家专利保护的收益可能超过它的成本?只有通
过对企业目前和预期的国外市场进入战略在整个计划期内的周密
的考察才能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提前计划是必要的,因为企业
必须有准备地一举而获得新技术的国际专利保护。但是,过早地
泄漏(象在首次专利申请前在世界各地描述其发明,或在有些实
例中在世界各地公开地使用或销售其发明)会在许多国家损害其
专利权。
    许多国家的企业抱怨在日本获得专利难,平均6年的收入只
能和美国2年的相比。由于专利保护从申请之日起长达20年,被
承认的专利也就是说在10年之后己经失去了它使用生命的一半。
再有,美国的企业断言日本人的制度允许其它人复制它们的技术,
因为申请专利后18个月就公开发表了。实际上,美国贸易谈判代
表们争辩说,重要专利申请的批准被有意拖延从而给予日本企业
赶上来的机会。日本政府否认任何歧视性做法,并指出专利申请
被拖延的事也发生在美国。比如Sumitom。在美国申请电缆绝缘
专利等了11年。实际上,日本和美国的专利制度有本质的区别。
在日本,专利在被确认之前可以公开竞争,但是在它们被确认之
后很少受到挑战。在美国,与此相反,专利能比较快地受到奖励,
来自其它企业的挑战也随后发生。除了任何可能的歧视外,在日
本申请专利对外国人简直是个布雷区。在拚写和翻译上很小的错
误会导致整个专利被拒绝,而且由于所有外国申请者的名字和地
址都要以假名(一种日本人自成音节的字母)填写。例如,根本
不可能知道一个名字开头是用R还是L。而且日本海关规定在名
字前边要冠以姓氏,登记的专利则要以头一个字母作为索引,所
有的外国申请人常见的名字例如“3"(约翰)全填在一起。1983年,
在日本登记专利的90%来自日本人;同年,在美国登记专利的,
40肠来自外国人,其中日本人超过三分之一。
    上述情况表明,专利申请在各国都比较难,尤其在日本更难;
专利申请后的保护也有难度。因此,采用许可证贸易模式进入国
外而通过获得专利寻求保护则障碍重重。